宏村:水墨剪影 婉约玲珑
悠游天下|新浪旅游2017/5/3 9:56:50
341
那月光一样的小镇,清灰的墙壁,黛色的脊顶,永远的牛角样式,被春的翠绿漫漫掩映着,时隐时现,高高的,深深的,庭院宅第犹如青山里突兀升起的村落仙境。


  最美的宏村

  那月光一样的小镇,清灰的墙壁,黛色的脊顶,永远的牛角样式,被春的翠绿漫漫掩映着,时隐时现,高高的,深深的,庭院宅第犹如青山里突兀升起的村落仙境。

  那潮湿的晨雾,袅袅的炊烟,荡漾在马头墙的夹巷里,徘徊在青石板蜿蜒的路面上,跟随着那名叫秀禾的女孩子飘摇的脚步,推开支呀呀的大门,去望天井里那角远远的天空。

  狭长的巷子里,偶尔有几束阳光,穿过石雕透窗,把美妙的花纹印在对面的墙上,梁,枋,斗拱,雀替,隔扇 ,栏窗,每一样都是精雕细琢,石刻的仿佛闻风可动,木雕的更是呼之欲出,栩栩如生的莲,入情入画的人,细看下来总是有个典故或故事,尤其是那木质的,怎的就同是一块素色的原木,作了徽洲的建筑,偏就轻灵生动起来,所有的线条刚柔并济,所有的花纹恰到好处,多一分就繁,少一分则简。

  每一扇门,每一扇窗,都是一种需细细和深刻品味的故事,有丹凤朝阳,喜鹊登梅 的四季图,也有倒挂元宝,人舞雄狮的吉祥画,即使是大门口的砖雕,也有正看是龙戏水,侧看却是龙凤图的精美,最喜欢是阁楼上的美人靠,斜一点点,圆一点点的曲线,刚好是美人的腰身,慵懒的靠着,凭栏远眺,独自去想女儿家 的心事......

  喜欢秀禾的衣饰,明清的样式,宽大的摆度,唯裹着伊孱弱的腰身 ,不张不扬的透着女性的婉约玲珑,喜欢那颜色和图案,总是暗呜质朴却淡淡洋溢富贵奢华,牡丹,杜鹃,枝枝叶叶,鸟语花放,其实是一幅精美的工笔画卷,还有那手工细腻的盘扣,好似一朵朵祥云镶嵌着,那袖口的金线,大襟的滚边,针针线线都是精致美丽的。

  夜色渐渐浓厚,棉纸的灯笼亮起在门口和廊前,照亮厅堂的方正,雕梁画柱朴素简单却不失庄严高深,老爷的威望,太太的谨慎还有秀禾的命运都在这里显现和上演,偶尔是缠绵的雨丝,滴滴嗒嗒的落在檐上,那是耀辉的爱情,执着,但,并无生息。

  院落四合,静静的,女儿家的窗边,似乎是冰梅的图案,散发出木头的清香,把外界的空间分隔开来,陀红的床幔,古老的箱柜,馏金的铜锁,呜暗的镜,牵挂着女儿的轻愁与哀伤,任霞红的胭脂和香粉 ,也无法驱散那心头的厚重和压抑,什么都是淡淡的,安静的,一如青黛的砖瓦,在厚厚的乌云下边,好似青烟,但挥之不去,久久的,盘亘。

  堂与堂,房与房,甚至是院落 都紧紧连接着,起伏在山间,那村子好象是一家,唯有月光散落时,你才可以凭那串串飞檐分辨出家家户户,子夜里只有石板路 边的清泉缓缓流动的声音,偶尔的风动虫鸣,却真的不知那高高 的院墙后边有多少悲欢离合,有多少慧质兰心,有多少相同的情思哀愁,生生世世沉默或流转......

  后记

  看“橘子红了”,才记起去年那次西递宏村的行程,原是在那里的时候就深深被那些古老的建筑感动,看着已经苍老和剥落的墙壁,残漆遗留的木扇 窗棂,心间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沧桑与厚重,同时也被那些精美的雕刻 叹为观止,即使是一个小小的角落,你还是发现那种雕刻真的是精益求精的完美,尺寸之间,可以表现出小孩子的喜怒,大人的哀乐,甚至无关紧要的摆设,一个他想在这副窗扇或石头里表现的八仙桌子和花瓶 ,你都可以在那细细的纹路里看农村信息化服务网站到桌腿上的莲花瓣和花瓶上牡丹祥云,历经百年,依然栩栩如生,怎的不叫你感动?

  所有的建筑,都是惊人的布局合理,甚至通风排水,保温和降温都设计齐全,既包含中国风水的理念,又融合现代的便利通畅,院落里主人通常会种些奇花异草,古树参天时,你坐在石凳上看鱼池里的金鱼戏水,真的是不夸张的桃花源记一景,我一直以为回来后就会有冲动来写字,来记录,但重入都市却又淡忘了,直至今天,看橘子红了的时候,才发现,那份感动却是一直留着和没有忘却的,尤其是有那段凄美的爱情故事相衬,怕只会更深刻了,我不知道橘子红了 的剧组是否在西递宏村或骛源某个宅子里选的外景,但我坚信那是徽洲的精美,任何一间古徽洲的宅院,都会给你同样的感动和深刻。

  有很多人说那些村落里只会宣讲仁义孝礼的旧思想,不去也罢,我并不以为然,任何产物其实都有它时代的背景和特定的环境限制,我们不应因为它的负面就否定它的美丽,女子的矜持其实直到现在还是被大多数中国人公认是典型的东方美,好比是今年流行的中国结,是一种风格,一种骨髓里铭刻的特色,关键在于尺度的把握,不是吗?

  永远都觉得中国的,东方的,是最美的。

责任编辑:杨汝兰 23人觉得有用

申明:本站所有新闻及资讯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相关阅读